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天赐良机出兵翼州

作者:秦圣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楚云也没有跟手下幕僚商量,在得知西河郡竟然被刘壁拿下来,并且得到了大批骑兵之后,心里大喜过望,他命令王廉为西河郡郡丞前往离石城掌控局势,莫含留守长子城,然后就直接带着五千铁血骑直接前往釜口径,楚云早就把张彤派了过去。楚云一直想给石勒找点麻烦,所以张彤奉命担任釜口径都统,掌控骑三旅和步五旅之后,立刻就派出去大量的细作配合监察司把紧挨着的广平、赵国、魏郡等郡调查的清清楚楚。石勒把大军集中在了幽翼边线,除了魏郡的郡城邺城和在他们的都城襄国之外,这几个郡的各县城都没有大军驻扎,这些给了楚云的计划先决条件。

    “都督,您的才智真是神鬼莫测,现在石勒几乎称霸中原,这个时候您竟然能够看出他们的战略的短板,他们想的倒是不错,竟然觉得天下诸侯都会坐视王浚失败,可惜他们算对了刘琨,算对了乌桓人和鲜卑人,但是偏偏没算对都督,嘿嘿。咱们出手之后,刘演等人肯定都坐不住,到时候翼州说不定一股而下,石勒就待在幽州算了。”张彤得意的说道,楚云也哈哈大笑,但是他却不认为刘演胆敢出兵。

    刘演最强盛的时候几乎可以称之为翼州之主,可惜在王浚和石勒的双重打击下,他还没有坐稳,就被击败了。虽然一度重新占据邺城,但是也在很短的时间内,被石勒夺了回去。现在蜗居在兖州惶惶不可终日,再加上他还有听从他叔叔刘琨的命令,刘琨对石勒还保留着幻想,因此这一次很可能是楚云独自作战。

    张彤这段时间做得很不错,很多时候监察司的细作再多,也比不过军队里出来的专业人士。他把附近的几个郡的一切军事部署都摸得清清楚楚。而且他还组建了民夫运输队,他在楚云没有明确命令之前就觉得楚云肯定出兵翼州,而且还会跟楚云在司隶州做的一样,搬空一切,现在他已经组建了由数百辆牛车和数百辆马车以及数千民夫构成的运输队,这大大省却了楚云的时间。

    而且他还派人潜伏到了数个城池待命,一旦出现激烈的反抗,那么就能启动这些细作,在城内制造混乱,甚至打开城门迎接楚云。而且他还以都统的名义,在釜口径悄悄调集了数万担的军粮做储备。不得不说张彤虽然不擅长于内政,但是在军事方面却有独到的见解,楚云的选择没错。

    建兴二年三月,石勒大军驻扎在易水,易水就在幽州境内,距离蓟城十分的近,王浚的督护孙纬急速派人告诉王浚,将要指挥军队阻击石勒,游统制止这个行动。王浚的将领参佐都说:“胡人贪婪不讲信用,一定有诡计,请攻打石勒。”

    王浚仍然执迷不悟,他被石勒的奉承迷花了双眼,又被称帝的野心乱了心智,他认为石勒前来是归顺自己,他觉得石勒劝进,正是他趁机称帝的最佳时机,因此他发怒说:“石公来,正是要尊奉拥戴我,有敢说攻打的人,杀!”大家都不敢再说。王浚安排宴会准备接待石勒,不疑有他。

    而在此之前,王浚得罪了鲜卑人和乌桓人,他们必不会相救,只有刘琨可能有异动,因此石勒派人给刘琨送信,历数了自己的罪过,声称想要投降朝廷,希望能够进攻幽州,讨伐王浚赎罪。刘琨大喜过望,他觉得石勒和王浚相争,朝廷的计划就不会被打扰,他本以为两虎相争,必定旷日持久,绝不会想到王浚的败亡之快,出乎了他的意料。他把石勒给自己的信广发天下,想要以此限制石勒的反悔,并且给侄子刘演下令让他务必不要进攻石勒,以防止石勒借口反悔。做完了这些事,他就等待五月份的到来,朝廷约定五月一日三面进攻,彻底消灭匈奴人。

    楚云也没有想到王浚败亡如此之快,三月初三,石勒早晨到蓟城,喝叱守门卫士开门。开门后石勒怀疑有埋伏的军队,就先驱赶几千头牛羊进城,声称是给王浚奉上礼物,实际上想用牛羊堵塞住街巷。王浚这才有些恐惧,坐立不安。石勒进入城里后,纵兵抢掠,王浚身边的官员请示防御石勒,王浚还不允许。石勒登上中庭,王浚于是走出殿堂,石勒的部众抓住了他。石勒召来王浚的妻子,与她并排坐着,押着王浚站在前面。王浚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但是他还算是有骨气,王浚厉声骂道:“胡奴调戏你老子,为什么这样凶恶叛逆?”

    石勒不屑的看了王浚一眼说说:“您地位高于所有大臣,掌握着强大的军队,却坐视朝廷倾覆,竟不去救援,还想尊自己为天子,难道不是凶恶叛逆吗?又任用奸诈贪婪的小人,残酷虐待百姓,杀死迫害忠良,祸害遍及整个燕土,这是谁的罪呀!”石勒侮辱王浚之后,派他的将领王洛生用五百骑兵把王浚押送到襄国,而自己在则在蓟城大肆杀戮,把王浚的心腹部队数万人屠杀殆尽,王浚手下的将领纷纷贿赂石勒的手下求得活命。

    楚云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楚云命令刘壁亲自统帅五千骑兵返回上党郡,而方大山留下三千骑兵配合房艾驻守离石城,等待王廉的到达。在三月初二石勒攻入蓟城的前一天,楚云亲帅七千骑兵兵出上党郡杀向了广平郡,张彤则带着五千步兵和三千民夫紧随其后,一万大军突然杀出,打乱了石勒的计划,也在整个天下掀起了滔天巨浪。

    楚云前期工作准备的很好,他连破数城,才在武安被拦住,驻扎在武安的是石勒手下大将呼延莫,此人是匈奴贵族,可惜在曹魏时期,曹操击败南匈奴,呼延莫的祖辈就没落了,因此它成为了奴隶,早年跟随了石勒,成为赫赫有名的石勒十八骑之一,可惜此人才能平庸,好勇斗狠,统军五方,因此石勒念着故交授予他一个礼品的殄虏护军,并且让他镇守襄国的南大门武安。武安北邻漳水,易守难攻,石勒认为没有人能够进攻这里,因此也算是给老朋友一个美差,但是谁也没想到,楚云一个区区上党郡郡守竟然敢摸老虎屁股。

    当呼延莫听到楚云来犯,五十多岁的呼延莫勃然大怒,他憎恨汉人,而且藐视汉人,他的老上司石勒不断地成功,虽然没有呼延莫什么事,但是他却时常自以为喜。他的老朋友像是孔苌、夔安、支雄等人早就身居要职,统帅千军万马,而他年龄比他们更大,却只得到了一个六品小官,呼延莫早就为自己不忿了,所以当前锋鲁忠的骑二旅两千人出现在他的视线中之后,呼延莫直接率领一千余骑兵三千余步兵出城跟鲁忠对峙了起来。

    呼延莫手持大刀不顾五十多岁的高龄来到了阵前叫阵,鲁忠大怒,他直接骑马杀了过去,两个人一人持刀一人持枪,大战了二十回合,呼延莫虽然脾气暴躁能力平平,但是身手当真不凡,鲁忠竟然不是对手,他回马就走,呼延莫不依不饶拿着大刀追了过去,石勒军士气大振,连忙跟着呼延莫掩杀了过来。

    骑三旅是新兵多老兵少没有经历过大战考验的一支队伍,因此看到旅长鲁忠兵败,众人士气大泄。鲁忠连连指挥,都挡不住兵败如山倒,不过骑三旅倒是没多少损失,鲁忠眼看对方气势旺盛,立刻下令撤退。

    呼延莫又上头了,看到对方兵败,他竟然不依不饶的追了上去,他并没有发现敌人败而不乱,况且死伤只有几十人,根本没有伤筋动骨。

    鲁忠又急又气,他手下如果是铁血骑这样的老兵,他绝不可能败。看到呼延莫耀武扬威的追杀着自己的手下,鲁忠更是恼怒。

    “掉头,准备杀回去。”鲁忠停下了马,这个时候他的副旅长却连忙的拦住,骑兵需要冲击力才能发挥威力,但是呼延莫追的这么近,他们刚停下来,呼延莫的骑兵估计就能把他们的阵型冲散,到时候就是一场惨败,鲁忠也反应了过来,他重重的吐了一口唾沫,然后闷着头撤退,他跟着楚云战无不胜,没想到换成自己,竟然第一战就是一场惨败,他觉得窝囊的很。

    楚云跟鲁忠的前锋旅只有二十几里,他们正闷头赶路,斥候快马来报,鲁忠兵败正朝着他们的方向败退,楚云大怒。

    “蠢货,竟然如此废物,听我命令,铁血骑第一幢、第二幢从左边包抄敌军,第三幢、第四幢从右边包围敌军,其余人跟我正面杀过去,斥候去告诉鲁忠那个蠢货,让他指挥手下从一侧撤离,让他好好看看我是怎么打仗的。”楚云说完,众军立刻行动了起来。一千余人从左路包抄,一千余人从后路包抄,楚云亲帅三千人从正面杀了过去。

    当鲁忠听到楚云的命令,满脸都是羞愧,他立刻把楚云的命令传递了出去,呼延莫感觉这些年的怨气都在这次战斗力发泄了出来,这才是男人应该做的,他现在考虑是不是去跟石勒说说,让自己去战斗部队,浑然没有发觉他们已经追了十几里地,身后的一千余骑兵已经到了强弩之末,而步兵早就不知道掉了哪里去了。

    这个时候他们前面的人像是受了指引一样从侧前方撤退,就像是在躲避着什么东西,呼延莫还没想明白到底怎么回事,铁血骑已经杀了出来,浩浩荡荡的铁血骑就像是一顾奔涌的洪流,任何东西挡在他们面前都会被粉粹。

    呼延莫大呼上当,他以为这是敌人给自己设的陷阱,他慌不择路的调转马头撤退,但是为时已晚,铁血骑浩浩荡荡的包围了呼延莫的骑兵,短短一刻钟呼延莫的骑兵就大败亏输,呼延莫后悔异常,但是他也不是一个肯向敌人卑躬屈膝的人,他把手里的大刀扔在了地上,就想抽出腰间的宝剑自刎。但是楚云早就看见了这个身穿光明铠的大官,岂能让他如愿,楚云一箭射出,呼延莫手里的宝剑就被磕飞,郭勇策马杀了过去,一枪就把呼延莫抽下了马,众人一起跳下马,把他生擒了回来。

    这个时候鲁忠才满脸惭愧的走了过来,楚云冷哼一声:“在前面还有几千步兵,你如果这都打不过,那么你就滚回去生孩子吧,我铁血军不用废物。”

    鲁忠虽然被骂了,但是满脸激动,他知道这是楚云送功劳给自己,因此他跳上了马,带着骑三旅浩浩荡荡的杀了个回马枪,朝着十里之外的步兵杀了过去。

    武安城的步兵觉得很无奈,遇到这么一个思维跳跃的长官,他们也受苦了,呼延莫是追的很爽,但是他并没有下令步兵回城,因此这些步兵,只能跟在大匹的骑兵后面吃土,追了四五里地,他们已经到了极限,不过他们还是没有接到呼延莫的命令只能继续追赶。

    就在他们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且体力耗尽的时候,骑三旅浩浩荡荡的杀了过来。以步兵打骑兵,即使胜了也是击溃而已,根本做不到歼灭。但是反过来一旦骑兵击溃了步兵,那么就是一场屠杀。

    鲁忠一个冲锋就把这几千多步兵凿穿了,三四千人不是投降就是想逃跑被击杀,短短半个时辰,战斗就结束了,铁血骑簇拥着楚云赶了上来,他还是没给鲁忠好脸色看,这骑三旅战斗力按说很不错,即使新兵多,但是也都是训练了很久的战士,没想到区区一千人就把他们击溃了。亏的鲁忠是跟自己许久的老兵,也不知道他怎么打的。

    楚云押着数千俘虏,杀向了武安,武安几乎全部的兵员都被呼延莫带了出去,因此当铁血军的到来和呼延莫的被俘虏,城内的官员立刻就开城投降了,这些官员以汉人居多,他们谁来了跟谁,根本没有一点廉耻心,楚云虽然很看不上他们,但是也知道不能杀了他们,因为一旦杀俘,后面的城池肯定都不会轻易投降,这跟他速战速决的计划背道而驰。

    楚云忍着恶心,任命武安原县丞,也是武安当地一个大族的族长为县令,配合后面的张彤和步五旅迁移民众,这个新县令毫无抗拒,楚云不得不感慨,有时候这些软骨头的人比起硬骨头的人更好用,这也是一个悲哀了。

    楚云已经攻破了三县,几个县都被石勒迁移了很多民众,这都便宜了楚云,不过楚云没有停留,在张彤和步四旅到达之后,楚云立刻继续进兵。

    楚云命令骑三旅从武安向东南邯郸进军,直接占据邯郸抵抗可能从魏郡来的敌人。命令郭勇率领二千铁血骑沿着漳河向东进军。而自己则带着三千人向北直接进攻石勒的国都襄国。

    石勒虽然带着几乎全部的军队北上幽州,但是襄国是他的老巢,因此他留下了不下于五千骑兵和数千步兵,由他的结义兄弟十八骑之一的大将夔安镇守,因此襄国是一块难啃的骨头,楚云亲自前往,除了襄国,石勒在广平没有多少军队,因此楚云牵制住襄国,让另外两路扫荡广平就完成了基本的战略目标。

    到时候广平郡,石勒辛辛苦苦迁移而来的十几万人口全部被楚云吞下去,石勒的实力就会削减,而楚云则会大大增强实力。这也是为什么楚云宁可违背朝廷和刘琨的命令,也要出兵翼州的原因,楚云一直都认为石勒才是自己最大的对手,而不是那个日薄西山的匈奴汉国。

    三月初五,楚云统帅三千大军,朝襄国杀去,这个时候并州军进攻自己的消息才被传送到了襄国,夔安立刻召集所有人商议,羯族人并没有惊慌失措,反而都叫嚷着出城应战,这个时候的羯族人是处在历史上最辉煌的时候的前夜,再加上他们凶狠好斗的性格,所以每个人都跃跃欲试。夔安看到这一幕欣慰的点了点头,但是他却把众人的意见压了下去,因为他不知道对方来了多少人,对方的名头是并州副都督楚,但是这个楚云就跟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样,除了去年他带人杀了匈奴人一个难看,其余的什么都不知道。夔安不愧是后来当过宰相的人,他的小心,让楚云的小心思落空,他本来还想跟武安一样,击败羯族人的军队,趁机夺取襄国,一个襄国比起整个广平郡也丝毫不差。

    楚云的三千大军驻扎在襄国城外,夔安下令封闭城门,另外派出数股斥候飞马前往幽州找石勒汇报。不过楚云也算是完成了他的战略目标,他想打下襄国不现实,但是能够把襄国的大军压制,不让他们捣乱,那么就哦了。这个时候他们谁也不知道石勒已经击败王浚夺去了幽州。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实时关注小说最新动态,方便快捷。